今天是Mika心裡話偷偷講
不喜請按X離開

昨天下班坐火車到基隆
和淑惠姐見面後還開心的開著玩笑
跟著阿姨、表姐、表哥一起去逛基隆廟口
吵著、鬧著、說笑著

今天早上六點起床
吃早餐、出發去告別式會場

今天的基隆雨下的很大
也許是家人的情緒輕鬆
所以老天爺替我們傷心

看到大舅舅的照片好帥、好年輕、好好看
告別式的過程簡單而隆重
很順利的進行完

我一直很想看大舅舅的臉
想記住他最後一刻
聽到禮儀人員喚著大家說可以瞻仰儀容時
我問了阿爸,阿爸說:想去就去

就這樣我進去了
看到大舅舅的臉
好老、好憔悴、沒有血色
不是我認識那個學富五車的帥氣老男人

我認識的是照片上那個人
照片上的才是我心中的大舅舅

一直以為我是對死亡無感的小孩
走出會場一個人躲在角落哭
是哭出聲音的那種
因為很無助,因為我不知道我最後還可以為他做些什麼

大舅舅再不會打電話來我家問我是大隻還是小隻的
再也不會在半夜問我要不要吃宵夜
再也不會打電話來我家要淑惠姐幫忙買醃蘿蔔然後被我碎唸
再也不會來我家住好久好久然後明明是夏天卻要穿厚外套
再也不會跟我分享智慧

而我,再也不會在每年生日都可以打電話祝你生日快樂了

想念大舅舅的聲音
想念大舅舅的動作
一切一切都好想念

大舅舅走的好快好突然
也許是他在最後仍然貼心的不願意麻煩家人
放下一切,離開這煩煩擾擾的人事物

但我想不透大舅舅怎麼放的下表姐
她還是需要她的照顧

表姐因為出車禍
不能自主,聲帶受傷沒辦法說話
成為一個非自然人已經八年

記得我問淑惠姐:阿母,小菁姐姐知道阿舅已經離開了嗎?
淑惠姐:應該知道吧!
M:有人問過她嗎?
淑惠姐:沒有。

今天在告別式會場
我看到姐姐坐在輪椅上,吃力著用張力不足的雙手拿著香
隨著禮儀人員的悼別文一再的點頭
彷彿是用力的跟大舅舅說再見

今天中午的用餐結束
我坐到姐姐旁邊,摸摸她的手,問:姐姐,妳會想爸爸嗎?
姐姐:(點頭)
又問:姐姐,那你知道爸爸去哪裡了嗎?
姐姐:(點頭)
又問:爸爸去哪裡了?
姐姐:(用手指著天上)

嗯,我哭了
原來姐姐真的都知道
然後下一秒我就被淑惠姐跟淑美姐罵了
(註:淑美姐是淑惠姐的姐姐,在本格第一次出場)

淑惠姐:妳活該
淑美姐:妳不要問她這個嘛,她很難過啊!
M:我只是想確認(哭著說)姐姐是不是真的知道大舅舅已經離開了嘛~

謝謝大舅舅讓我成長
讓我知道,我不是對死亡無感
我只是還沒長大,所以不懂感傷
我會一直想著您,一直悼念著您
記得噢,看到佛祖要跟祂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ka 的頭像
Mika

Mika

Mik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