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高雄和小寶約會回到鄉下了

昨天明明都好好的
孰不知話峰一轉,又開始演孟姜女
乾,我有病
又哭又笑又罵人又甜膩
(一人分飾多角,不累嗎?)

也許是昨天晚上
一個人騎車回宿舍
又冷又寂寞又被無聊村民調戲
搞的Mika委屈加孤單
衰者如小寶,立馬中槍

可是昨天的點
我的確積了將近四個月(也太久)
我不好意思直接點名
講了很多我也稍稍不爽的事情當引頭
但小寶始終不明白還放錯重點
讓我好生不爽,開口點明
又快又直白

一切歸於遠距離
因為距離讓我沒安全感
當我坐在火車上沉浸在離別的哀傷中
小寶卻跟紅粉知己朱朱好來好去
一點都沒有不捨之情

小寶好久沒有傳簡訊給我
(就算廢話也好)
總是下班匆匆20分鐘的電話時間
沒有重點
總是例行性的報告車子多不多
上班忙不忙
沒有談情,沒有說愛
好像是下屬對長官的行程報備

1天有24小時有1440分鐘
我只得到20分鐘
連百分之一都不到
倒底心中有沒有我?

我從來沒有得到小寶的早安message
他竟然可以跟班上女孩早安來早安去
他頭痛不舒服我不知道
竟然是問班上女生頭痛怎麼辦?
他睡前竟然跟班上女生有晚安message
要我看到情何以堪?

我該生氣嗎?
我該難過嗎?
我該惱怒嗎?
還是我應該要放棄這一段感情?

正當我百思不得其解他們的關係
小寶竟然跟我說
以後我五、六、日會傳Line給妳
乾,這是重點嗎?
我會在意男朋友要不要傳Line給我嗎?
昨天晚上
我的確是打翻醋罈子
而且還是四個月的醋,夠酸

然後在掛電話前我還憤憤的說
拎北就是看你跟她偷來暗去在不爽
我第一次發現自己這麼有魄力

其實真的是距離的關係
也和小寶有關係
從他跟我說小別勝新婚這句話開始
我就知道
他害怕我跟他之間的距離縮短
會讓他沒辦法跟朋友去玩耍
嘿,我何嚐不是?
從不去高雄退讓到去高雄
在高雄我沒有熟悉的朋友,沒有熟悉的交通
從無到有,要怎麼有?

昨天我對小寶說
阿奇從不跟未來丈母娘見面,到今年決定請丈母娘吃飯拜碼頭
老瓜從不想結婚到現在對啾立老婆老婆的叫
小美終於不執著控肉飯,找到屬於她自己的幸福
別人都改變了,你呢?
(我知道比較罪該萬死,只會人比人氣死人,不會人比人更快樂)

結果小寶竟然回應我
出發點不同妳要怎麼比?
乾,拎北當然知道出發點不同
感謝他點燃這把火
所以我只好大聲的說:我只是要一個鑽戒你都不願意給
靠,所以我還是很在意結不結婚這件事

我以為我釋懷了
我以為我改變對幼兒的叫法
我以為我每天陪靜靜玩
可以讓我降低對孩子、對家的渴望
但事實根本就沒有
只是被壓抑
 
為什麼連承諾都不願意給?
我很傷心、很徬徨、很無助

當我不斷的退讓
小寶卻覺得是理所當然
摸摸我的頭覺得我長大

為什麼沒辦法順從自己的渴望?
為什麼不願意聽我說
為什麼總是說「不可能」

當我開著玩笑說我生理期沒來
你竟然認真的懷疑我跟別的男人亂來
當我認真的說著我要吃避孕藥
你竟然跟我說為什麼要把不確定因素放在我身上
六年,再愛下去,值得嗎?
要26歲了,我不想滿身是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ka 的頭像
Mika

Mika

Mik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